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gdjyhtj 的博客

红雨随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当兵,上学堂,建过矿,懂测量,在电厂,又转行,管规划,主建房,做管理,也获奖。闲暇时,弄诗章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读书心得  

2012-11-17 10:54:00|  分类: 文化,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序注:数年前暇余,曾读《挺经的智慧》一书,系品析曾国藩守身用世谋智等辑录型书典,读后甚以为然,遂作题要辑并后加按语为导,寄予时在读研的儿女以期增长见识。个人认为,如今我等欲修身养智,最缺者乃学养浮浅,尤以传统文化素养汲取上,切需补济。曾公也算得是一代名臣贤哲,其经邦治世不唯权谋熟谙,个人博学史典、品行高标是其有所作为的重要原因。今再阅读当初摘要所得,悟会更加,遂公诸网间期于同好者共享。下文楷体大字内容为原著所引曾公著述。自注文字为余理解义。

《挺经的智慧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曾国藩守身用世之谋略

我的按语:圣相”耶?“罪吏”耶?作为近代史上声名振赫的政治人物曾国藩,一直受到史家以及政领家们的谍议非常。以余拙见,唯物历史地看去,曾国藩由一介书生潜变为国之鼎栋,实现了其治国保民之宏远抱负,为中兴清王朝贡献菲厚,乃不愧为彪炳史册的名流仕宦;审读本辑,更知其乃受儒家传统道德文化浸染至深,能融儒、释、道、法思想成智慧,砺炼出独有的修身、处世、知人、为官、治家等功夫,终于成就其一生功业,且全身谢世,实为历代相国名录中鲜见者。究其道理,唯赖以谨学、秉实、坚忍、忠疑、勤敬诸修养慧根而外,亦赖倚内圣、廉矩、藏锋、家范、明强、荷道等独具的政治卓识大智慧。现有志于强国富民抱负之士,诚可学鉴曾公耳。

 而今国人,尽多浮躁而少自慎,急功利而慢善仁;靡俗庸而却雅颂,重浅用而轻学养。实华表于外而空虚误国也。劝读此书,冀能人人自羞,幡然憬悟;积极入世,明强敢争,尽责于华夏民族之兴盛也。

 

内圣—慎独则心泰   主敬则身强   求仁则人悦  思诚则神钦。

    慎独者,遏欲不忽隐微,循理不间须臾,内省不疚,故心泰;主敬者,外而整齐严肃,内而专静纯一,齐庄不懈,故身强;

    求仁者,体则存心养性,用则民胞物与,大公无我,故人悦;

    思诚者,心则忠贞不二,言则笃实不欺,至诚相感,故神钦。

(“慎独”二字,今人多知于表而疏于义。究其因乃仁心不足、诚敬不备也,且心神浮躁,难能泰然,更乏内省自觉者也。自注)

坚忍—不怨不尤但反身争一个壁清,勿忘勿助看平地长得万丈高

(坚者,坚毅秉性也,信心满怀,志向不移,尽责物事;忍者,宽容度量也,坦诚处世,自然待人,戒躁不苟。自注)

刚柔天地之道  刚柔互用  不可偏废  太柔则靡  太刚则折

     刚非暴虐之谓也,强矫而已;柔非卑弱之谓也,谦退而已。

     趋事赴公、创业拓展、外交拼接,则当强矫;争名逐利、守成安乐、内睦亲邻,则当谦退。凡一盈满,断不能久。

(有一现代哲理句曰:性格决定命运。何为性格?具有刚柔适度的心智也。自注)

廉矩—欲学廉矩  必先知足  毋贪保举   毋好虚誉

      不贪财,不苟取;不失信,不自是。崇简约以养廉。

(此乃为官成事者最要紧之品德!只憾时下甚少有人能自觉自律为之。自注。)

诡道—带兵之法,用恩莫如用仁,用威莫如用礼,兵事之宜惨戚而不宜欢欣。仁者,即所谓欲立立人,欲达达人也。待兵勇如待子弟之心,尝望其成立,冀其发达则人之恩矣。礼者,即所谓无众寡,无小大,无敢慢,泰而不骄也。正其衣冠,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,威而不猛也;持之以敬,临之以庄,无形无声之际,常有懔然难犯之象,则人知威矣。守斯二者,虽蛮貊之邦行矣,何兵勇之不可治哉。

(此诡者,非狡诈意也,实用政韬略耳。仁者行藏,仅以心地良善则不能成事,尤以善谋方可谓之大人。自注)

久战—久战之道,最忌势穷力竭,凡与贼相持日久,最戒浪战。

(此无疑是对孙子兵法的深刻领会并学以致用。自注。)

忠疑—君子之立身,在其所处守之如一,以不二自惕。圣人之不可及处,在尽性以至于命。

    持矫柔之说者,譬杞柳以为梧椿,不知性命,必致贼仁义,是理以逆施而不顺矣。高虚无主见者,若浮萍遇于江湖,空谈性命,不复求诸形色,是理以豕恍不顺矣。惟察之以精,私意不自蔽,私欲不自挠,惺惺常存,斯随时见其顺焉。守之以一,以不二自惕,以不已自循,栗栗惟惧,期终身无不顺焉。此圣人尽性立命之极,亦即中人复性知命之功也!若于性分当尽之事,百倍其功以赴之,而命之学,则以淡泊如为宗,庶几其近道平!

(古人以臣子持忠为最,而曾公不然,虽忠敬朝纲却不愚只;以不二之心自惕,以守一之诚伺命,以不藏私欲为本。自注)

藏锋—以贵凌物,物不服;以威加人,人不厌。此易达事耳。

     古之英雄,意量恢拓,规模宏远,而其训诫子弟,恒有恭谨厚藏,身体则如鼎之镇。声乐嬉游,不宜令过;蒲酒渔猎,一切勿为;供用奉身,皆有节度。奇服异器,不宜兴长。仁君者,皆雄才大略,有经营四海之志,而其教诲子弟,则约旨卑思,敛抑已甚。

(藏锋之意非掩饰耳,乃自律也。世人皆知“曾国藩家书”用意,孰知宏远影响?盖其有威源于人格高尚也。自注)

盈虚—日中则昃,月盈则亏,天有孤虚,地阙东南,未有常全而不缺者。天下事焉能尽如人意?古来成大事者,半是天缘凑泊,半是勉强迁就。故曰:“有福不可享尽,有势不可使尽”而已。福不多享,总以俭字为主,孰少铺张,自然惜福矣;势不多使,总以明哲为主,无感者亦无畏者,自然悠久矣。

(曾公修身由此可见智慧大焉!正如他自题诗云:“左列钟铭右谤书,人间随处有乘除;低头一拜屠羊说,万事浮云过太虚。”如今官员但能知之并自修,社会风气何患不清?自注)

励志—累月奔驰酬应,犹能不失常课,当可日进无已。人生惟有常是第一美德。年无分老幼,事无分难易,但行之有恒,自如种树蓄养,日见其大而不觉耳。进之以猛,持之以恒,精进而不觉。言语雅颂,举止端庄,则德进矣;作文峥嵘,意蕴雄快,则业进矣。

     去年此际赋长征,豪气思屠大海鲸。湖上三更邀月饮,

天边万岭挟舟行。竟将云梦吞如介,未信君山铲不平。

偏是东皇来去易,又吹草绿满蓬瀛。(曾国藩廿四时赋志诗)

(怀志不在意想,而重在持恒益进;有“未信君山铲不平”的意志才行自注)

家范—商贾之家,勤俭者能延三四代;耕读之家,谨朴者能延五六代;孝友之家,则可绵延八代十代。

    显宦之家,往往不如耕读人家之耐久,致败缘由无出数端: “礼仪全废、亲胞欺诈、门风胡乱、子弟傲慢者”;而身败之道亦有四,曰:“骄盈凌物者、昏情任下者、贪刻兼至者、反复失信者”。未有八者无涉而无故倾覆者也。

(曾国藩己有八本之说:“读书以训诂为本,制诗以声调为本,事亲以承欢为本,养生以戒怒为本,立身以不妄为本,居家以不晏为本,做官以不贪为本,带兵以纪律为本”。时下官员但能有一如曾公者,世道清平则可期矣。人浅学缺德也就罢了,治家无方无德是最贻害后辈的!)

        凡事不可太聪明,忘我糊涂才是真;

个人利益置脑后,绝私一定家和平。

明强—凡事非气不单,非刚不济,即修身养家,亦须以明强为本。故男儿自立,必须有倔强之气,更以懦弱无刚为大耻。

     高明由于天分,精明由于学问。若天分不足者,则专赖以学问而求精明。精明能断,谓之英断;不明而断,谓之武断。武断己事,为害犹浅;然武断他人,招怨实深。惟谦退而不肯轻,最足养福。故君子应修“智、仁、勇”三德。

(君子与小人之别,盖不在身份职业,实在于修身育德也。自注)

英才—虽有良药,苟不当于病,不逮下品;虽有贤才,苟不适于用,不逮庸流。粱丽可以冲城,獒牛不可捕鼠;家犬可以护院,骐骥不适守闾;以剑析薪,诚不如剁斧;以鼎垦田,实不如木耧。当其时,适其事,则凡材亦奏奇效;识才俊,用才器,则栋梁功著于国。故世不患无才,而患用才不能使而适用也。所谓人才者,乃德艺兼备之。董子(仲舒)曰:“强勉学问,则闻见博;强勉行道,则德日进”。才非天生,成于勤教。今世人皆思见用于世,而乏才用之具。是已必强勉琢磨而不能成大器矣。人无全才,德无至善,然自文牍而将兵、由道学而科学,但能精专其一,有所作为者,可谓才也。

(不怪乎曾公麾下人才济济,其知人善任,因才适用,实大人所为者也。自注)

勤敬—勤所以儆惰也,谦所以儆傲也,能勤且谦,则大字在其中矣。古人修身治人之道,惟循“勤、谦、大”三修之。勤若文王之不遑,谦若汉文之不胜,大若舜禹之不与。而勤谦二字,尤为彻始彻终,须臾不可离之道。古来圣贤豪杰以及奸雄欲立于世者,不外一勤字;历有道深高士以及绅吏欲博名于众者,不外一谦字。能悟其真谛者则亦大矣。

     真明仕者,须养三德:一曰责任,人无论位崇位卑,当以兴国安民和家为己任;二曰道德,人生于世,首戒心贼,勿敛财于不义,勿范恶于公众,律己当严;三曰才具,即报淑世之心,当有济世之具,饱学、博闻、善用而践抱负。

     (曾国藩有致弟联云:豫章平寇,桑樟保民,休讶书生立功,皆从廿年清读积累积德而出;翠竹泪斑,苍梧魂返,莫疑命妇节烈,亦犹万古臣子死忠死孝之常。饱学是为备利器用事,修德才可成就事业。理解“勤敬”一词当遵从曾公所谓方有所为。自注)

 

秉实—勤俭自持,习劳习苦,可以处乐,可以处约,此君子也。

     人但凡境遇变迁,由俭入奢易,由奢返俭难。故保持俭约,恪守本质,且不可惯习懒惰、骄奢倦怠。兴衰之间,盖由人之根本决确,所谓根本,不外孔子“忠、信、笃、敬”四字。忠者,义也;笃者,厚也;敬者,慎也;信者,不妄。秉实处世行事,不离为人根本,则齐家治国可久长矣。

(今人少学孔孟,故不知“忠、信、笃、敬”之义,亦世乏秉实之人。诚期能昌扬国学而振兴民风有日耳!自注)

峻法—立法不难,行法为难。凡立一法,总须实实行之,且常常行之!世风既薄,人人各挟不靖之志;纲纪但乏,夫夫常怀枉法之心。是以不治以严刑峻法,则鼠子作猖,将怠害无复措手之处;故而当狠行剜疮之术,使害马去群,冀淳风可统社会之康。治吏教民,应视时势而用典,忌一味仁术感化之。尤当乱世,须礼法结合,以法为主;律法严明,执法刚硬。非峻法无以警众耳。

(但观今世,法纪律条不可谓不备全,然有法难依,执法不严,施法不威为历来之最!其因恰如曾公言:“世风既薄,人人各挟不靖之志;纲纪但乏,夫夫常怀枉法之心。”自注)

外王—国欲形大,须著威信。至于令人敬畏,全在自立自强,不在装模做样。临难有不屈挠之节,临财有不沾染之廉,此威信也。著王邦夷,凭借国大;扬威域外,仗依民强。所谓强大者,非实力雄厚、民气旺盛而不可著也,意在明靖内奸,暗御外侮。然亦忌闭关自守、拒师夷智。

(真立国精义之谓!)

荷道—文章之道,以气盛光明、词俊意伟为最难而可贵。恰如久雨初晴,登高山而望旷野清新;如楼俯大江,倚明窗而眺远帆击流;如英雄侠士,佩裘铗而有轩昂浩气。此三者皆光明俊伟之象,文蕴气象华者,大抵得于天授,不尽关乎学术。自孟子、韩(愈)子而外,惟贾生(汉贾谊)及陆敬舆(唐陆贽)、苏子瞻(宋苏轼)得此气象最多,阳明之文(明王守仁)亦有光明俊伟之象,虽辞旨不甚渊雅,而其轩爽洞达,如与晓事人语,表里粲然,中边俱彻,固自可几及也。

(曾公不唯官做得好,实在是读书厚沉也。且从中能鉴甄得义,有所发扬,实后来者无出其右耳。因饱学前贤以致用,乃时下国人概莫及之也。入仕能摩范曾公者何愁无高标建树耶!自注)

读书心得 - 红雨随心 - gdjyhtj 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